我具有常人不具备的技能、特长,要求年薪500万,非世界500强不去

首页

2018-11-06

  千里良驹找工作!  我腾空一跃,一声长鸣:“寻找伯乐!”金石之声,铿锵有力,传遍天宇。 我要告诉伯乐,告诉社会,我具有任何人都不具备的技能、特长。

所以我要求年薪500万,并且非世界500强不去。

大家先了解我的光荣履历、超人技能,再评价给我500万值不值?请看:  2017年3月21日,一辆120救护车送一位被车撞的64岁病人来到天津254医院急症科,担架抬病人移到急症床上。

大夫初步检查:“胸部、胫部、头部:外伤。 四肢活动正常。

”病人老伴去交费。 病人躺在病床上,想去厕所,多次要求护士“扶我坐起来”。

但三个护士只顾全神贯注的大聊“小狗狗……”不理睬。

病人坚持不住要尿裤(糖尿病,尿频、尿急),呼叫护士的声音自然提高,“护士、护士、254医院、254医院”。

病人老伴来后扶病人挣扎着下了床,病人踢了椅子。

一个老大夫恼了,一声令下“把他捆起来!”我们一群保安在老大夫的聚众之下,一拥而上。

我从病人背后抱住病人,使劲一轮,病人左手腕着地,但支撑不住身体,倒地了。 病人强忍左手腕巨痛,挣扎站起,问:“你们领导在哪儿?今天的事件谁负责?”我说:“我就是领导。

我脱了这身衣服打你xxx!“随后,病人第二次被我打倒在地,躺在“医护质量零缺陷”“医疗保障零障碍”的标语下面的水泥地上呻吟、喘息。 病人在我们一郡保安阵阵的嘲笑、辱骂声中也听到劝解声:“别打了!别打了!”一个女人的声音异常清晰:“他是来你们医院看病的病人,你们医院怎么打病人?”(已拍照取证)。

110警察来后才把病人扶起。

  一个64岁的老人由120救护车送来、由担架抬来,到天津254医院看病却被我们这群医院保安打得多处软组织挫伤,右膝韧带撕裂,左手腕骨折。 被打之惨,惨在人心。

这位老年病人多年从事公益写作教学数百场,数千、数万师生受益,老天爷怎么竟让这样的老人蒙受如此难以忍受的屈辱?活该!怨他运气差,赶上我心情不好。

  2017年5月3日市法医学鉴定中心对老人被打的伤情做出鉴定结果:左腕轻伤、二级;右膝轻微伤。

  旁证和没有被修改的原始录像互相佐证,能客观、公正的证明首犯:男大夫、主犯:我,故意对病人进行人身伤害,并产生“轻伤、轻微伤”的后果。 还能证明病人没有主动与我们任何人有肢体接触,被打骨折后还傻乎乎的“找领导”。

  被打骨折的老人,在沉沉黑夜,仰望苍穹,撕心裂肺的呼喊:“老天爷,还我公道!”让他喊去吧,喊破嗓子也没用。

  伯乐啊!你在哪里?千里马的经历,千里马的技能,证明了一切。 千里马要求年薪500万!千里马要求非世界500强不去!。